同学,请撕掉老师的教材!!!

来源:培训每日谈(ID:peixunmeiritan)

作者:张立志

在最近一期的学习设计师认证班中,我对学员说“我希望你们最后把我的沙盘撕掉,把我的六度模型撕掉,把我教材上的表格撕掉”。“希望你们能够构建自己学习设计的沙盘,构建自己的学习项目设计模型,构建自己的方法论。”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这些知识是我的知识,是我的方法论,我们希望学员能够构建自己的方法论。每个企业每个学员每一个案例,情境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很难建立一套“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方法论。而这正是建构主义教学的基本内涵。

以前上课流行要PPT,现在上课流行拍照,对于知识我们可以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学员,包括我在公众号文章、《培训进化论》这本书里、包括网上的微课里,都会将最新鲜最干货的内容放上去,而且PPT和表格也是可以下载的。然而,这是我们学习的目的所在吗?显然不是。包括我自己在内,上课拍的照片可能后期一次也不会看,PPT也只会放在电脑里占内存而已。

所以,任何学习的目的都是要构建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形成自己的方法论,指导自己的实践。那如何才能做到呢?

1、反思自己的经验

建构主义认为,学习的发生需要让新知链接旧知。旧的工作体验对于每个人都是一笔财富,在学习过程中是需要用来反思和咀嚼的。这个过程也是一个还原自己工作情境的过程。

如当时我在认证《情境领导》课程时,在学到界定工作任务时,就会想到自己在日常工作中为同事界定工作任务时的做法,发现其实很多时候员工不能按照要求完成任务,可能原因在于领导没有把要求说清楚。这也同时让我想到了绩效管理中的SMART法则,其实清晰界定工作任务就是要把具体的工作目标和要求说清楚,然后如果是复杂工作的话,还需要把关键点说清楚。这个反思的好处是:一个能让我对新知理解的更透彻;二是让知识点间形成链接,更有利于整合知识解决实际问题;三是也可以让我们来辩证性地学习新知,而不是照搬全抄。

所以,大家在学习一个新的知识点时,首先要问两个问题:我在类似的经历中是怎么做的?我曾经学习过哪些类似的知识?

2、链接新的工作情境

知是为了行,仅仅是看书听课拍照不能称之为学习,学习是在实践中发生的。在学习的过程中需要思考:我如何才能将所学知识落地?学习的高手都是落地的高手,学习不在于我们学了多少而在于用了多少。这个落地的过程,就需要将方法论链接到新的工作情境,形成自己的行动举措,并刻意练习。

记得我在学习《教练的艺术和科学》时,发现保持教练状态对于做教练和讲师都非常关键,于是我就想怎么样在讲课过程中保持教练状态。于是,在听课过程中,就创造了自己的使命宣言,并在自己上课前默念这些宣言,有时候(在课程开发、教练式培训技术等课程上)富有感情地分享给学员。

类似的案例包括我将高峰体验用于知识萃取,将教练技术应用于培训需求调研等。所以很多朋友认为我的转化很快,其实我是在听课过程中就会思考如何转化。

在链接工作情境方面,我们需要问两个问题:在我的工作中是否行得通?我将如何落地?

3、构建自己的方法论

日本人最有效的学习工具是记笔记,学生会按照自己的方式,从自己的视角出发对上课内容进行系统化整理。我们现在也流行视觉记录、思维导图等方式记笔记。但是我的观察是,很多人只是将老师的知识点进行了一次漂亮的梳理而已,并没有用自己的语言构建成自己的方法论。

构建方法论,首先是要能够结合并萃取自己的实践,融合该领域其他老师或书本上的知识,构建出适合自己工作的能够代表自己思想的方法论。完全纯创新性地创立自己的理论很难,而且不可取,我们要习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看问题。比如最近我学教练的过程中,发现各个教练流派尽管号称各成体系,但是也是互相借鉴和整合。没有人敢说自己的体系中所有的知识点都是自己原创的。

再比如,我的学习设计师认证项目里的知识点,融合了教育心理学、教练技术、营销学、6D、销售、项目管理等多个学科或课程里的内容,但是我认为这也是我的方法论。而这个方法论的建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构建起来的,是我在国药大学做学习与发展总监时,就开始着手构建这样的方法论,而在我后来的学习和授课经历中不断吸收整合迭代,最终形成了现在的版本,而这个版本还在不断迭代。

所以,我们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建构的过程,是一个沉淀自己方法论的过程。这时候我们需要不断问的问题是:如何结合我自己的经验和所学形成自己的方法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