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死了!只因诉讼阶段才提时效抗辩,公司赔了11个月工资

文:何志杰 律师  广东联建律师事务所

基本案情

深圳市某设计工作室(下称设计工作室)因张某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3民终13033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广东省高院)申请再审。

设计工作室申请再审称,张某2014年4月10日入职,2015年11月3日申请劳动仲裁,要求支付2014年5月11日至2014年11月2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根据法律规定,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故张某的相关请求已过仲裁时效。本案中,设计工作室在一、二审阶段均提出时效抗辩,但均未得到支持。因此,设计工作室认为,一、二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依法予以再审。

裁判结果

广东省高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设计工作室关于超过诉讼时效的再审事由应否得到支持。

本案中,设计工作室仅就原审诉讼时效认定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提出再审申请。根据已查明的事实,设计工作室并未在仲裁阶段提出超过仲裁申请期间的抗辩,仲裁委员会对张某的相关请求进行了实体性裁决,应视为设计工作室在仲裁阶段放弃了申请仲裁期限的程序性抗辩权利,设计工作室现申请再审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主张再审本案,广东省高院依法不予支持,驳回了设计工作室的再审申请。

案例评析

仲裁时效制度是劳动争议案件中基本的法律制度。根据《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劳动争议申请仲裁的时效期间为一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因拖欠劳动报酬发生争议的,劳动者申请仲裁不受本条第一款规定的仲裁时效期间的限制。但是,劳动关系终止的,应当自劳动关系终止之日起一年内提出。因此,仲裁时效是企业应对劳动争议案件最基本的法定抗辩理由。劳动者主张劳动报酬、带薪年休假待遇、福利与经济补偿金等权益,均应在法律规定的仲裁时效内提出,否则将丧失胜诉的机会。

但问题在于,针对劳动者的仲裁请求,如果企业在仲裁阶段未提出仲裁时效的抗辩,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后,企业在一审和二审阶段再提出仲裁时效的抗辩理由,能否得到法院的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30日发布的《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第六条第(二)款的规定,当事人在仲裁阶段未提出超过仲裁申请期间的抗辩,劳动人事仲裁机构作出实体裁决后,当事人在诉讼阶段又以超过仲裁时效期间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当事人未按照规定提出仲裁时效抗辩,又以仲裁时效期间届满为由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同样,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 2012年7月23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也规定,当事人在仲裁阶段未提出超过仲裁申请期间的抗辩,劳动人事仲裁机构对此进行了实体性裁决,应视为当事人在仲裁阶段放弃了申请仲裁期限的程序性抗辩权利。当事人在诉讼阶段以此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因此,根据上述相关规定,针对劳动者的仲裁请求,企业在仲裁阶段未提出超过仲裁申请期间的抗辩,劳动仲裁机构作出实体裁决后,当事人在诉讼阶段又以超过仲裁时效期间为由进行抗辩的,视为企业在仲裁阶段放弃了申请仲裁期限的程序性抗辩权利,法院依法将不支持企业的仲裁时效抗辩。同理,企业未按照规定提出仲裁时效抗辩,又以仲裁时效期间届满为由申请再审或者提出再审抗辩的,法院同样也不会予以支持。在本案例当中,广东省高院就是以上述理由驳回设计工作室的再审申请的。

实务建议

企业在应对劳动争议案件时,除了及时了解案件的基本事实外,还应第一时间对劳动者的仲裁请求进行仲裁时效的审查。如劳动者的仲裁请求确已超过了法定的仲裁时效,在仲裁阶段应及时提出,而不能等到了诉讼程序时才提出。否则,企业的仲裁时效抗辩理由是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的。尤为重要的是,企业应及时委托专业律师,从劳动仲裁阶段即应介入案件的处理,由专业律师对全案进行分析,及时制定应对思路,合理合法提出包括仲裁时效等在内的抗辩理由,以确保最大限度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