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阿拉伯军队不擅长打现代战争?

为什么阿拉伯国家军队不擅长打现代战争?

远有埃及和以色列的“六日战争”、伊拉克和伊朗的“两伊战争”,近有伊拉克和美国的“美伊战争”。这些战争中,阿拉伯国家的军队一方往往遭遇大败,打起仗来几无还手之力,这背后到底有没有什么原因?

无意中看到一个国外制作的视频,总结了阿拉伯国家军队不擅长打现代战争的原因,甚感这些总结对现代企业建立高效组织也非常有参考意义:

1. 协同作战

二战之后,美军研究人员发现,军队各单位之间的协同一体化作战能力,几乎是决定了一场战役胜负的最关键因素。

美军认为,不同的国家、军种、部队,以及不同的作战系统之间需要具备相互兼容、相互促进,并能够有效实施联合作战的能力。

只有班、连、营、师等各部门协同起来,发扬团队精神,像一个团队那样同仇敌忾、统一作战,才有可能取得战斗的胜利。然后,事实却是,阿拉伯国家军队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很差,打起仗来形同散沙。

比较著名的案例包括六日战争中的埃及部队、两伊战争中的伊拉克部队和与ISIS作战的伊拉克部队,基本上在战场上都是各自为战,指挥者很难把各部队真正的统一起来指挥,面临强大敌人的时候一触即溃。

为什么阿拉伯军队很难做到协同作战?

阿拉伯人总是对自己小圈子以外的人缺乏信任。因此,阿拉伯国家的统治者总是通过各种权力制衡来维持自己的统治。在军队的组织设计中,设立相互竞争甚至冲突的组织、重复设置某些部门、把决策权力牢牢地把控在最高领导者手上,最后的结果就是部队之间协调起来困难重重。

2. 领导力

经常有阿拉伯人在战争结束之后总结道:“我们的士兵英勇奋战,但是战争却总是被他们那些无能的指挥者所葬送。”

比如,在六日战争结束后,埃及将战争失利归咎于在战场临场指挥的阿米尔将军。当时,以色列军队一开始攻击,他的部队就丢盔卸甲、望风而逃,从而影响了全军士气,最终导致了整个战局的走向。

在阿拉伯军队当中,那些身居高位的将军们,往往是对统治者最忠诚的人,而不是对指挥战斗最胜任的人。所以,经常可以看到一些高级指挥者完全没有相关的实战经验。

这在伊拉克和ISIS的交战过程中得到了充分印证。战斗一旦打响,最先从前线撤退下来往往就是这些指挥官们,完全不顾手下士兵的安危。这种现象在阿拉伯国家军队中十分常见。

众所周知,一支军队取胜的士气和灵魂来自于领导者钢铁般的意志和决心。只有领导者对下面士兵的冷暖安危充分关心,士兵才会有足够的动力和勇气去奋勇杀敌。

阿拉伯军队的训练机制中恰恰缺乏这种对领导力的重视。军官们的决心、果敢和主动意识往往不受鼓励,甚至还会受到惩处,因为统治者可能会把这样的军官视作自己政权的潜在威胁。

此外,阿拉伯军队中的领导者也缺乏足够的应变能力。

现代战场中各种战机瞬息万变,要实施有效的作战,就不能依靠战略战术的一成不变,而是随机应变。这就需要来自现场指挥者在千钧一发敢于临场决策的能力。

这就要求战斗部队在组织设计上去中心化,将决策权力充分下放到前沿部队,让听到得炮火的人来做决策。不幸的是,阿拉伯军队中的指挥者往往不具备这样的权力和能力,最后造成屡屡贻误战机。

与之相反,以色列军队在六日战争结束后,总结己方的获胜经验时,就提到军队中基层指挥官的协同作战能力和临场决策能力是最后获得胜利的关键之一。

3. 信息管理

现代战争获胜的另一大关键因素是对情报信息的准确收集和利用。

阿拉伯军队领导者自己也承认,他们在收集和管理这些情报信息方面存在巨大的困难。领导者在获得有价值的情报信息之后并不会主动在组织内部扩散,而是常把信息紧紧地攥在自己手里。

信息只有在被充分分享、讨论并利用了之后,才会实现其价值。但在阿拉伯军队中恰恰相反,一旦某个军官获得了宝贵的信息,他会认为只要他一个人掌握这些信息,这就会给他带来足够的权力。

假如这些信息被共享给别人了,他的权力就消失了。所以,他们往往选择把重要信息占为己有,绝不分享出去,哪怕这样做会危害战斗任务。

4. 武器装备

现代化的先进装备是打赢现代战争不可缺少的重要因素。今天的阿拉伯国家军队大都装备精良,从西方国家采购了最尖端的飞机舰艇。但是,他们的问题是:不能让这些设备百分之百地发挥功效。

他们常抱怨自己的装备跟对手比较已经过时。事实上,在阿拉伯人打过的几场战争中,他们手上的武器要么领先于对手,要么至少与对手旗鼓相当。

比如,在两伊战争中,伊拉克的武器装备远远优于伊朗,但这并未给伊拉克带来太明显的领先优势。大多数时候,阿拉伯军队的很多武器都无法处于被充分利用的状态。

部队中的士兵和维护人员,在武器维护和保养方面,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培训。结果,他们买的武器越先进,就越依赖来自外部机构的培训和指导。到头来,这些阿拉伯军队反倒自己成为了这些尖端武器的受害者。

他们在武器保养方面的培训大都刻板和毫无新意,更多是在强调死记硬背。武器的维护保养人员都很擅长死记硬背,而不具备跳出现有思维框架去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他们对这些武器的使用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基于以上的原因,阿拉伯人在现代战争中屡屡败走麦城,也就不足为怪了。

| 我的评论

上文提到的第1、3点其实也是组织设计中的两条重要原则。

之前读关于组织设计的一本经典教材《组织设计理论》,读到书的最后,有一种越来越深刻的感触:设计一种组织架构,无论什么形式,不管是职能型、事业部型,还是矩阵型、项目型,让组织设计发挥最大功效的关键还是组织内部各部门之间能够打破部门墙,真正实现跨部门的团结协作。

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面临不同的内外部挑战。相应地,也会有不同的组织架构设计需求。一种组织形式存在久了,身处其中的人们总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错觉,易把部门视作自己的“领地”,不容他人的插手,这就是部门墙产生的根本原因。

当部门和部门之间开始合作不畅时,组织的整体运作效率便开始降低。

即便是那些最领先的世界500强公司,也很难避免部门墙的困扰。因此,很多公司在这方面做了巨大努力。企业常见的解决部门墙问题的方式包括部门间人员换岗、建立统一联席协调小组、建立跨部门项目小组、开展跨部门满意度调研等。

斯隆在《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一书中详细介绍了他在通用汽车这个庞大的官僚机构中打破部门墙的做法。

公司内部成立了三级的跨部门协调委员会:金字塔最顶端一层是直接向董事会汇报的执行委员会,由总部的最高级执行人员组成,负责制订公司的运营政策;中间一层叫运营委员会,包括了公司执行委员会成员和各事业部高级管理人员,这是类似一个讨论政策及需求的论坛;最下一层叫事业部间委员会,全部由各事业部总经理组成,负责执行公司的运营政策。

除此以外,斯隆还在公司成立了多个类似的跨部门协调委员会,涉及设计财务、采购、公共关系、海外业务等多个业务领域。通过这些跨部门组织的全力协调,通用汽车才得以实现整个组织的高效运转。

保持信息在组织内部的畅通无阻也同样重要。

在《团队的团队》一书中,美军前驻伊拉克联合作战司令部统帅麦克里斯托将军提到,伊拉克战场上最初也存在美军各部门之间信息沟通不畅的问题。后来屡屡发生事故,明明情报部门已经提供了敌人首领行踪的重要信息,但是因为信息没有及时传达到前线作战部队,导致贻误战机,让敌人逃脱。

麦克里斯托后来的一个解决办法是每周召开大规模的跨部门联席电话会议,在会议上充分沟通重要的军事情报信息。每次电话会议,都有来自全球相关协作部门的数千人拨入参加。

后来有人问麦克里斯托,在这么大规模的会议上透露重要军事信息,难道不怕有人泄密吗?他的回答:与泄密造成的损失相比,分享这些信息给组织带来的受益更加明显。

今天,我们经常讨论的互联网时代的新型组织设计原则,无论是去中心化、扁平化,还是合弄制、小团队,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有组织存在的地方,离不开的一条原则就是:要解决好组织内部各成员之间的协调配合能力和信息沟通机制。

这是确保一个组织高效运转的前提。

来源:行走的帆(ID:sailing-fa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