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更科学地决策?

作者:Raven

来源:行走的帆(ID:sailing-fan)

注意,我说的是决策,不是决定。

所谓决策,就是对不容易判断优劣的几个选项,做出正确的选择,一句话总结就是拿主意。

纠结的情况,其实是我们会考虑很多。我们通常说用数据做决策,比如大数据、算法等,其实都能够帮助人们做出更好的决策。典型的如金融行业,有模型、有算法,放入到风控中,就能节约大量人力。

但是,我们个人的日常决策,是否也有模型或者算法呢?

答案是肯定的。个人决策,你不需要什么复杂的算法,但是你得有数据决策的思维。或者,你得有一些简单的规则(至少让你的决策是前后一致,不会随心情改变,减少感情控制等因素),而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拍脑袋。

首先,我们来看看大人物是怎么做决策的。比如,达尔文关于结婚的问题,用的就是“道德算术法”(美国国父富兰克林首创)。

找一张纸,中间画一条竖线,左边写下做的理由,右边写下不做的理由。如果两个理由对等,就划掉,哪边多,你就选择哪边。有时候你边画变想,就顿悟了。

(图:达尔文日记中做出结婚决策的一页)

再比如,选择工作offer,我们也会根据自己的标准做取舍。但是,很少有人会通过明确列出各类因素来决策。而且,人们经常会犯“确认偏误”的错误。

比如,一份offer提供了非常诱惑的薪水,这个因素就能完全抵消掉那些拒绝offer的因素(个人成长、工作家庭平衡、行业持续性,等)。这时,我们做决策,就会有更多的情感因素在里面,容易忽略掉一些重要条件。

下面这个案例来自于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Creating Simple Rules For Complex Decisions”

假设你是一个法官,有嫌疑人犯法被抓。因为看守所人满为患,所以,在正式宣判前,法官要决定哪些犯人回家等、哪些犯人关看守所。这里就需要建立一套简单的规则来筛选。

案例中用了两个关键变量:第一个是年龄,第二个是逃跑记录。比如,一个嫌疑人的年纪是32岁(2分),此前有过一次逃跑记录(6分),他的总得分就是8分,没有达到分数线(10分),你就可以让他回家。

这样的决策,就算科学了吗?算是比较科学了,但是还不够。

富兰克林的“情感算数法”其实是一个被动的决策方式,里面只用了现有的选项来进行计算和选择,它甚至都谈不上科学。那么,好的决策是什么样的呢?

普利斯特李是著名的英国化学家,1772年,有一个大亨谢尔本伯爵给了他一个工作offer,让他去家里给伯爵儿子做家庭教师。普利斯特里找了几个朋友帮忙拿主意,用了道德算数法。如果按照此法,他应该拒绝这个offer。

但是,他使用了更积极的决策办法:

首先,增加了选项,他要求不离开自己家,通过远程操控一个教师来辅导,并定期去伯爵那;

同时,他声明如果俩人(伯爵和普利斯特里)闹翻了,伯爵还需要每年支付给他150英镑。最终结果是伯爵接受了普利斯特里的要求。

普利斯特里的决策方法可以被总结成四句话:

1. 扩充你的选项

2. 用现实检验你的观点

3. 从长远考虑

4. 为一旦错误决策做好准备(止损点)

再回过头来想想我们自己平时的决策:年轻的时候,决策充满了青春的味道,直来直去,感觉自己是一个独立自主、自由自在的人;随著我们不断成长,束缚多了,决策的选项也多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反而成了一种奢侈。

那么,当你面临多个选项的时候,该怎么办?

第一,选项较多时,需要有一个旁观者清的环境,或者找出一些反对者,这往往会帮助更好思考。每个决定,都设一个反对派,这在投行里用得比较多。

第二,从远处的旁观。旁观者没有你那么多的复杂情绪,能够有更多的理性建议,理智战胜情感。

来看两个我遇到的真实案例。

第一个案例是位HR朋友,之前在一家互联网金融类公司做HRBP,主要支撑销售线。总部在北京,他在成都办公室工作。

由于各种原因,他考虑换机会。在这个过程中,选了很久,包括行业、职位等。毕竟刚进入职场4年,还可以允许任性一点。我给他的建议是,列出关键因素,然后挨个分析。

我们从16个相关因素中抽取了8个关键因素分析:他在互联网金融和游戏行业之间徘徊。想继续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发展,又对游戏行业的加班比较敏感。

(点击放大上图观看)

这位朋友刚开始看到金融业多出1500月薪,于是导向性地认为金融领域更好。但分析后我们发现,游戏行业在多方面都比互联网金融具有优势:

每天工作时间确实比金融业多出2-3小时,但他自己所处这个阶段本来就是提升自我的最佳时机。他人年轻、单身、时间无压力,可以强迫自己尽可能多地学习新东西。

另外,他去游戏业负责的工作范围也更广。不仅仅有销售线,更有可能接触整体架构的工作,还直接向总监汇报。而金融这个机会,只是行业延续性好。以前曾做金融,现在继续做金融,理所应当。

后来该同学在认真分析之后做了正确的选择。两个月后,再问起他的近况,活得很充实,可以做很多事情,也能学很多东西。

另外一个例子,我最近在自己招聘团队分享的东西:如何进行候选人的期望管理。

首先,我们看一个人的职业发展周期,大致如下:

我们需要搞清楚候选人目前在哪个阶段、主要考虑点是哪些?怎么在这些点上面去做一些引导,这是理性的部分。

另外,大多数候选人做选择,基本都是感性的。比如,他会去看你的雇主品牌、项目情况、办公环境、福利待遇等因素。在这些能够可视化的感性方面,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做得更好一些、更吸引候选人。

有了这些感性的吸引人的东西,再加上我们帮助其做理性分析,那么我们整体优势的吸引力就出来了。

最后,我想补充的是,有时候即使你有科学决策,也会陷入两难境地。这个时候的选择,就要完全靠你的价值观取向了。价值观是可以帮助我们决策的。比如前段时间美联航为了给员工让座,可以把乘客拖下飞机,这里可见美联航整个公司的价值取向。

人生,就是不断的决定和不断的决策,在现有的选项中拿主意,也选择做与不做。

祝你在未来的道路上也能做出科学的决策,至少在拍脑袋之前,想一想你的决策是否科学。

注:本文作者是一位年轻的身处天府之国的HR从业者,在某金融公司担任HRBP Hea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