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20年,每个人至少变换三次职业

640-webp

1

以前在其他公众号看到一篇文章,是正在耶鲁读书的学生董一夫所写。

 

在耶鲁读书的董一夫,由此引导来自中国的父母参观耶鲁,并回答一些巨蠢萌的问题。

 

◆ 第一个问题:孩子,你学的是什么专业啊?

 

董一夫:……耶鲁是通识教育,要读大三时才确定专业。

 

蠢萌父母:噢,就是说你还在读预科,补英语呢是吧?

 

董一夫憋气又窝火,心说你才读预科,你全家都该补英语。没法儿对话,只能含糊过去。

 

◆ 父母们第二个问题:孩子,你想读什么专业啊?

 

董一夫:我打算读历史。

 

父母:… …(心中立马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董一夫想告诉父母,历史专业是耶鲁超火的专业,选择一个专业并不意味着选择一个职业,而是写作思辨与总结能力…

 

◆ 接下来的蠢萌问题:耶鲁大学的正门在哪儿?

 

正门……耶鲁大学这么多的门,哪个门算正门呢?

 

中国的大学,最讲究门面,耶鲁不玩这个。

 

——这些奇怪而蠢萌的问题,让我们意识到,有些家长对教育的理解,跟教育本身,是有距离的。

 

2

2016年11月14日,芬兰正式宣布:废除小学和中学阶段的课程式教育。

 

对,孩子们不再象现在这样,乖乖的坐在教室里,疯狂刷题背意义背概念了。

 

芬兰教育部长宣称:现在我们学校里玩的这些,什么数学、语文、物理、地理神马滴,全都是19世纪确立下来的,现在早就过时了,不适用了。

 

所以统统废除!——改为实际场景主题教学!

 

实际场景主题教学就是可能不在课堂,而是在博物馆,比如说在一家战争博物馆,孩子们嗨过之后,老师询问孩子们都对哪些部分感兴趣。

  • 对二战政治文化感兴趣的,分成一个小组。对武器发展感兴趣的,则另外组成一个小组。
  • 第二步:推选组长,讨论小组要研究的话题。
  • 第三步:围绕话题,考虑具体的研究方法、路径和方案,制订进程表。
  • 第四步:老师负责资源支持,指导研究进程。研究结果以报告会的方式,学生们相互打分,自己打分占20%,他人打分占80%。

 

再也没什么数学课、物理课、化学课和语文课了,此后芬兰的孩子,只会面对一些巨庞大的问题,比如说:如何多角度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

 

他们的回答,将横跨史实研究、地缘政治、人物传记、地理变迁、国情、统计学、数据分析等等等等。

 

——照这么玩下去,结果会怎样呢?

 

去欧美留学的小留学生,越来越多。孩子们去了后,堪称是捷报频传。

 

欧美那边的,数学教育真的太LOW了。

 

公认的是,美国那边大一的数学水平,大致相当于咱们这边的小学毕业水平。还有,欧美那边的孩子,明显脑子有病,他们会问一些巨怪奇的问题。

 

比如他们会问:为什么二分之一等于零点五呀?为什么呀?

 

……为什么?你管为什么呢,这问题真的蠢爆了!

 

……只不过……只不过,越往前走,越在学术前沿,中国的学生就越少,走到最后,前面全是毛绒绒的外国人。

数学成绩从小学就跑在前面的中国孩子,却只能进入低档的行业,一边拼死干活,一边抱怨个不停:数学真的没用,买了这么年菜,也用不上啊!

 

——不是数学没用,而是你自己没用!

 

4

火爆美剧《冰与火之歌》开始,主人公出场,说了句贯穿全剧的台词:

 

凛冬将至。

 

剧情结尾,主人公的继任者出场,来了句神补刀:

 

凛冬已至。

 

——天变了!

 

环境变了,竞争规则变了,古老而僵化的教育方式,已经无法适应新的时代要求。

 

我们的观念、教育,必须要随之而变。

 

此前200多年的教育,是为了迎接一个技术时代。中国近代史,就是一部自己仍然想趴在传统科举时代,对技术潮流抗拒的历史,就是一部拒绝改变却又不得不改,是一部一边改一边哭的历史。

 

这个漫长的改变,直到此前30年,才稍微有点起色。

 

此前三十年,中国的教育狂飙狂进,多拉快跑,大干快上,堪称是一个教育大跃进的时代,差不多所有的家长全都卷入进来,所有的孩子都被死按在课桌前,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

提高一分,干掉一万。这个时代最典型的标志是分数至上,对优质教育资源的争逐,只是表相。本质上,是我们必须要在教育上,完成国民素质的转变。

 

——大家刚刚转过来,还没等喘口气,新的改变又来了。

 

5

不知道各位HR发现没有,现在的应届毕业生,几乎99%都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目标是什么?方向是什么?

 

在学校里所学到的任何知识,当初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创立出来的。当你学会了之后,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想要什么?

这是多大的悲哀。

 

如果,把我们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比做棋谱的话。那么,我们所学到的,不过是一张又一张、别人玩过丢掉的老盘局。

 

我们手拿一张旧棋谱,走出校门与人对弈,你会发现人家根本不按你棋谱上来,分分钟赢死你。

耶鲁大学的董一夫同学,他遇到的中国父母,所问出来的问题,之所以让人感觉到怪奇,就是因为这些问题,都是刻舟求剑式的。时代变了。

 

可这些家长们的脑壳,却仍然停留在一考定终身、专业等同于职业的旧时代。

 

6

此后20年,我们面临着不确定的、复杂的新竞争。——不要指望社会主动替你安排,社会是蠢萌的,还指望着你来安排他呢。

 

——家族式的、个性化的教育必将兴起,在其形成潮流之后,再推动整个社会的教育变革。

 

先行者将决胜未来,而落伍者或默守陈规者,只会收获到满腹忧怨满地凄凉。

 

时代变化太快,每隔七年就会重新洗牌。不要说刚刚走出校门的孩子,就连年纪在40岁左右的家长,此后至少面临着三次以上的职业转换。必须要掌握最有价值的学习方法,能够娴熟的发现问题,确定主题,搜集各方面资讯解决问题,并能够把这个方法,移植到生活与工作中来。

 

这就要求于我们必须向智慧行进,唯智慧才是创造之源,此前的智慧创造了现在的知识时代,还终将创造未来。

 

学会独立性思考,永远不要人云亦云,更不要沉溺于主观抬杠的快感。任何时候愚蠢只有一种,那就是认识不到自己的愚蠢。未来的成就者,必然是最善于从对手身上学习长处的人,而非相反。

 

文凭时代已过去,考分更是失去意义。迷茫的人,惶惑的人,一定要静下心来,凝神谛听大时代行进的方向。

凛冬已至,此后20年,每个人至少要变换三次职业,趁我们还年轻,嗨起来吧亲!向你能找到的每一个优秀者学习,只有当你具有了强大的学习能力,才能够在时代变局中,获得你心中渴望已久的、空前的自由与快感。

 

来源:HRGO

作者: 崔金生,笔名雾满拦江,知名作家。微博@雾满拦江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