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惠普中国代工厂压榨职高实习生

 

苹果惠普中国代工厂压榨职高实习生:不组装电脑毕不了业 苹果惠普中国代工厂压榨职高实习生:不组装电脑毕不了业

  【TechWeb报道】9月28日消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包括苹果、惠普中国供应商工厂在内的多家大陆电子代工厂存在着滥用在校实习生现象,一些实习生被校方告知,如果不去工厂组装电脑,就不能毕业。该报道提及的电子工厂包括惠普供应商广达多处工厂、苹果供应商华硕多处工厂,此外还包括华硕、宏碁、东芝、富士康等知名厂商工厂。

  以下为原文摘要:

  许多跨国企业的在华代工厂越来越依赖于廉价职高学生为劳动力。

  在一座中国西南部枢纽城市的郊区,坐落着一些学生工厂。

  各个学校把数千名十几岁的学生派到那儿,为全球最大的一些品牌组装各种电子设备。许多学生说,他们没得选择。

  16岁的肖(音)姓女孩说,她突然被告知,暑假必须去生产电脑,否则就不能毕业,她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她在当地一所职业学校读预科班。

  肖姑娘和她的同学在惠普供应商广达电脑(Quanta)的一条生产线上一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这违反了中国针对18岁以下劳动者的相关法规。她说,有时候她们上夜班时实在太累了,几乎睡着了。

  根据中国法律,在校实习生每天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也不得上夜班,而且学校应该让学生进行与专业相关的实习工作。这些规定被这些工厂普遍无视了。

  在校实习生正成为中国劳动力大军中越来越显著的一个组成部分,尤其是对大型电子产品生产商而言。在一些工厂中,实习生称他们的数量比正式员工还多。

  惠普和苹果等主要品牌表示,他们正在与供应商携手确保实习生的使用是合理的、符合劳动法的,但他们承认存在违规行为。

  18岁的秦磊(音)称,大部分普通工人希望去工资更高的地方。他最近在和硕(Pegatron)笔记本电脑组装线完成了一年的强制实习期。

  最近的一个晚上,身穿制服的工人们从重庆主要电子工厂鱼贯而出买面条或烤肠。随机拦下的大约20名工人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他们是职业学校的学生,专业从计算机科学、旅游到教育,不一而足。

  一些实习生表示,他们的工资与固定工基本一致,即不含加班费每月约人民币1,300元(约合212美元),不过几名学生说,他们必须将大部分基本工资上交学校,这其中包括在仁宝电脑组装笔记本电脑的16岁杨姓女生。

  在三家台资电子企业工作的学生称,他们所在的重庆工厂中实习生占大多数;这三家企业是为许多主要国际品牌生产个人电脑的仁宝电脑、纬创资通(Wistron Co。)与和硕。广达电脑工厂的工人表示,大部分工人是学生。

  惠普供应商之一的纬创资通否认了工人的说法,该公司称,实习生的比例已下降至48%-49%。惠普表示,公司的检查显示,7月份在中国西部装配厂的工人中只有约12%是学生。惠普发言人没有就人数差异作出说明,只是说,纬创资通接近符合惠普的规定。

  在重庆生产笔记本电脑的宏碁表示,在该公司2012年对供应商的审计中,过度使用学生工是最常见的违规行为之一,这导致公司决定在去年推出学生工管理规定。

  宏碁在声明中称,中国西部工厂中的实习生比例似乎相当高。该公司还表示,重庆工厂的实习生比例自去年以来下降了一半,而且学生并非被迫工作。

  纬创资通和和硕都承认,有时候,实习生的工作时间太长,超出了他们这个年龄所能承受的范畴,但两家公司也说,公司负责人正努力减少此类做法。和硕在重庆为东芝和华硕生产笔记本电脑。和硕称,30%的工人都是实习生。全球最大的两家笔记本电脑装配商广达和仁宝不予置评。

  在被问及重庆供应商的实习生的工作条件时,华硕说将进行全面调查。

  东芝的一名发言人说,该公司对重庆供应商在当地的工作环境并不知情,但预计相关工厂将尊重当地法律和社会规范。这名发言人说:“如果我们在这方面发现违反规定的情形,我们将要求其迅速改正。”

  据一位知情人士称,在苹果最大供应商富士康,因受到公众密切关注,采用实习生的水平已经大幅减少了,但是该公司一些小厂因为学生工多,在内部仍有“实习工厂”之名。富士康在一份声明中称,今年迄今为止,实习生占其中国100多万雇员总数的1.23%,而且虽然各个工厂的学生用工水平不一,但是没有一家工厂是实习生占多数。

  肖姑娘说:我只是在电脑上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日复一日。我什么也没学到。

来源:新浪科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